纪念小舅舅

前天晚上,小舅舅在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晚上,被右后方冲撞他的摩托车撞到颅内出血。 医生来了以后,选择救治那个肇事者,直接放弃了对他的救治。却并没有摸出他身上的手机通知家属,或者摸出他身上的身份证(是的,都在身上放着),而是直接叫人送到了殡仪馆。 后来才得知消息的小舅妈他们在殡仪馆里找了真的好久,才在一个锁着门的角落找到他。那时,已经无法挽回来了。 我如此愤怒。想谴责那个肇事者,更想指责医生的失职:为什么不立刻通知家属!姨妈是医生,姨夫是优秀的外科大夫,如果他们第一时间知晓,也许事情就不会这样! 可是又突然无力的感觉到,有些事是无法补救的。无论我们再怎么折腾,没有的人终究不会再起死回生。 生命脆弱至此,为什么会是这样的。现在还是不相信,那个带我打游戏的那个小舅舅,再也见不到了呢。这一定不是真的吧!